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曾经高调宣示任人评说的王长田,这个端午节心情会好吗?

高调宣布控股猫眼电影后,“一片光明”的未来尚远,来自权威媒体的质疑声已汹汹而来,其中不乏《证券市场红周刊》、《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这样的权威级媒体。《证券市场周刊》认为,“光线传媒入股猫眼谋在线票务,合作前途难料”,《每日经济新闻》则认为,“估值83亿去年仅赚2万多,猫眼烧钱背后暗藏赚钱难题”。

机构的头脑同样清醒。在5月30日复牌当日,光线传媒报收11.46元,跌幅9.69%,几乎跌停;王长田紧急召集60家机构进行了沟通,披露近8000字的调研报告却收效甚微。最近6个交易日,虽然新的一轮行情到来,光线传媒却反其道连续下跌,令二级市场抱怨连连,股民中在失望和诧异中迎来了自己的端午节。

事实证明,猫眼电影已经提前成为资本毒药,而始作俑者,正是王长田本人。

未战先怯 票补大战难逃 王长田不得不琢磨融资的活

原以为猫眼电影是个聚宝盆,谁知道是个烧钱的“无底洞”。面对机构质疑,王长田选择做一只鸵鸟——“我个人预估发生补贴大战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如果万一发生票补大战呢?王长田的答案是举手投降,“我个人可以忍受市场占有率的略有下滑”,而王长田最后的救命稻草则是融资,“为了猫眼有更好的资金储备投入更多项目中,猫眼要启动一轮融资。”

将竞争寄希望于竞争对手的仁慈,寄希望于市场份额下滑有限,寄希望于慷慨的新投资者,上述逻辑尽显怯意,真相其实很简单,猫眼电影实在是太缺钱了。整个2015年,光线传媒也就仅仅赚了4亿元,2016年第一季度也才赚了2亿元而已。为了收购猫眼电影19%的股权,光线传媒就支付了15.83亿元的现金,而猫眼电影一年的亏损,就超过13亿元,换言之,光线传媒面对的是一个远远超出其承受能力的烧钱怪物。那么,光线传媒不是花出去15.83亿吗?可惜,这笔钱直接进了王兴和新美大股东的腰包,没有一分钱流入猫眼账户。也就是说,虽然玩了一手巧妙的资本游戏,猫眼却还是那个囊中羞涩的猫眼,随着BAT携巨量资本的大举进击,猫眼玩不动了。

不进则退 老大地位不保 衰落猫眼讲不出完整的故事

既然光线传媒自己没能力输血,那么接下来只能“拉拢”一大批影视界的金主儿来“入局”,那么融资有戏吗?答案显然不乐观。

据第三方调研机构艾媒数据显示,在2015年的前三季度,猫眼还占据着在线电影票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而到2015年第四季度,猫眼的份额已经剩下不到四分之一,而且下滑的趋势还在继续。对于这种断崖式的崩溃,猫眼新任CEO郑志昊接受娱乐资本论专访发明了一番说辞:猫眼不怕挑战和竞争,但不会盲目竞争,我们会选择更智慧的营销策略。这种智慧的营销策略确实有效,用市场份额的巨大损失,换来了账面上的8万元赢利,王兴成功套现。然则,代价是猫眼的估值只有83亿元,更可悲的是这8万元,只是BG(事业部)层面的赢利,一种技术上的赢利本质是基于交易的一种账务处理模式,股民看起来好看,难道王长田真的会认为占了个大便宜?到了找新的接盘侠的时候,资本真的会认这逻辑吗?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估值低的原因,一方面在于猫眼的市场份额属于一个下行的趋势,对于投资而言,投资不仅投资当下,还投资于可见的未来;其次,目前在BAT的垄断格局下,猫眼电影的发展本身就是很艰难的,它的发展前途未卜对估值也会有所影响;此外,猫眼现在急需通过背靠大树获得一笔实实在在的现金来支持自身的发展。这些都是猫眼电影估值偏低的原因。”

这也意味着,假如光线无力为票补大战买单,只能陷入一种可怕的下行状态——市场份额持续下跌,估值下跌,融资难度加大,对于光线传媒来说,这意味着,如果不加入补贴大战,前期的投入将会随着市场份额的下降一起消失,即使割肉引入大笔融资,短期内竞争格局无法改善,只能依靠烧钱维持市场份额,这种冤大头谁来做值得怀疑。

一切源于精明太过

事实上,王长田的操作手法不可谓不高明:光线传媒只获取猫眼电影19%的股权,而不是控股,这将减轻猫眼的业务亏损对上市公司财报数字的影响,避免触发证监会的监管线。巧妙抄底,猫眼电影估计仅为83亿元,这次控股仅就账面而言占了大便宜,王长田本人更是到处炫耀,猫眼电影的估值在140-150万元之间。然而,王长田唯一没想到的,就是猫眼电影不止是一个烧钱的窟窿,简直是一个烧钱的火山口,就凭光线传媒的体量根本玩不起,所以不是王长田抄了王兴的底,而是王兴掏了王长田的裆,不但甩脱了赔钱的包袱,还拿到了大笔的现金和大笔的光线股票,一里一外,2016年净赚七十亿以上,难怪有股民在网上大喊:这是吸股民的血,赤裸裸的洗钱。

这已经不是王长田第一次因为太精明而看走眼。2015年,光线传媒一度是《大圣归来》的投资方和出品方,这部电影也曾出现在光线传媒2014年年报上,但最终光线还是退出了《大圣归来》的项目,与丰厚票房擦身而过。《大圣归来》被称为创下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奇迹,电影投资方有望获得近3亿的分账,投资回报率更是高达6到7倍。而《横冲直撞好莱坞》的票房仅为3.22亿元,扣除院线分成之后,光线传媒获得的收入仅能与投入大致持平,这也直接导致2015年光线传媒净利润不及2014年。究其原因,还是格局和短线的算计使然。

最直接的一个疑问就是猫眼是否会步上网票网的后尘。花费1.31亿元收购北京捷通无限科技有限公司(网票网)68.55%的股权,最终成果是光线传媒商誉账面原值增加了8876.68万元(所谓商誉账面值即指收购方购买价格减去被收购对象净资产值的差额,这个差额越大,收购方累积的风险就越大,信息源于雪球白话股市),光线传媒在控股猫眼时同时承诺将于12个月内将其持有的全部捷通无限股份转让给光线控股或其他方。一旦情况不利,猫眼能照此处理,也是个办法。

喻拓的最新文章可以在百度百家、搜狐新闻客户端、凤凰新闻客户端、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界面、网易新闻客户端等媒体网站同步阅读。

喻拓的微信公众号:yutuoorg


上一篇: 知识网红体面变现,分答一不小心成先驱
下一篇:对,我拉黑了一个360产品经理,怎样?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